道道風嘯彷彿穿透過層層間隔和斑駁破碎的泥濘,當金黃色陽光灑落整片芳香,點點落光宛如精靈跳躍旋轉,接著撫平甚至融合於其中。

  觸摸因光亮逐漸消逝的晨霧,試圖抓住什麼,或在抓住同時又放掉什麼,結果手掌張合間,卻連絲塵埃也無法明確捕捉。

  他所冀望僅僅是盼著身邊有所能夠停留──不,停留對他而言過於遙遠,能夠短時間,短短一分鐘停駐也好,單純的希望身邊有人願意關心他的錯覺,即使最後會因離開感到傷心欲絕,他無悔,短暫錯覺滿足他即可。

  可惜人的慾望能夠擴張到如何境界,無人知曉。會隨著擁有過後,企圖得到更多,最後膨脹到連自己也無法想像的地步。

  追逐,道路崎嶇坎坷不平,狹隘且長,周圍萬壑環繞形成鐵壁,站在無法倒退的幻霞彩景中,身後斷崖和眼前夢幻如天的草原,該選擇哪條?然而眼前的美好,卻帶著刺鼻腥臭,鼻子感到一陣不適,甚至略有反胃想吐之疑。

  頭暈之餘,他猛然驚覺周邊景像因身體虛弱而飄忽不定,未知原因,第一直覺認為他身處於自己所製造的夢境當中無法逃脫,澀酸感竄流心頭,他突然想嘲笑自己的愚蠢,竟然會困在夢中無法出去,而且還是自己的夢!

  頭痛欲裂,景象也隨心境改變。夏日陣雨於生氣時驟降,秋日西風於惆悵時颳起,冬日寒雪於悲傷時迭落,春日撥雲於微甜時綻放。

  隨順序感受到幻境中各式各樣意境,餘勁未了之時,長滿芬芳鮮美綠蔭竟猛然鑽出土錐,急急往他方向突刺而入。

  他來不及閃躲,筆直在腹部撞開大洞,血如柱,噴灑飛濺滴落於草原。

  咳出大量艷紅液體,口中溫熱散開緩緩竟覺冰冷,凍住任何感官神經──

  藍天白靄投射燦亮企圖使緋紅更光亮,卻無法使它蒸發成氤氳,只顯得紅豔更為鮮紅,深深鑒於整片綠芽中乾枯。


  一朵玫瑰誕生於乾裂暗紅中,生得豔麗與嬌嫩。


   *


  短暫片刻,他瞬間彈跳而起,眼前雖一片朦朧,腦中卻異常清醒,也明白被自己所做得夢嚇醒。他感到意外,明明現在身處於平靜純樸的生活,竟夢到令自己如此不舒服的夢,糟糕,有點反胃。

  睜開雙眼,迎接第百來天清爽晨曦,抓起昨晚便整理置放在床頭櫃的衣物,快速穿起,下床打算替自己梳洗。

  喀啷。

  走沒幾步,腳底踩到疑似橢圓形物體,從沒傷到腳來看,東西應該很光滑。

  彎身撿起它,恰巧清晨的陽光照透過晨霧後射入窗內,它因光發亮閃爍,是的,他撿到寶石,而且是充滿各種回憶的藍寶石。

  拍掉沾黏住的塵埃,羽睫微微顫動,摸到寶石那一刻他想起好多回憶,不明原因為何,他突然覺得方才夢境應該跟這有關。

  且平常都將寶石隨身攜帶,他刻意鑲掛在披風扣環上邊,決不可能隨便甩幾下就能輕易掉到地板,是有事情發生亦或什麼徵兆?

  「睡昏了……」強制否認內心的想法,他掏空腦中任何思緒,直覺性走入浴洗間。

  房間出來必須經過能通看到大門的通路,腳步悠哉漫步滑向目的地,阻擋住能望見大門的屏風,上頭綴飾倏忽飄起叮噹作響,音量小,但在只有一人的屋子裡卻格外明顯清澈。

  火速轉身張望,半個人影未曾瞧見,綴飾仍聲聲響亮。

  明明沒人為何會響?屋子一百多天未嘗有客人來作客,並且現在時間也不該有任何人來別人家叨擾,也沒起風怎會不斷發出聲音呢?

  打算理解原因,走到屏風旁邊盯著綴飾研究。

  一隻手無聲無息從屏風後探出,青蔥白指捲起低身而垂落的秀髮,他握在手中寶石驟然硬聲裂開,碎滿整張手卻絲毫無傷。

  他抬頭,盯著慢慢從屏風後走出的始作俑者,面無表情的臉孔掀起波動,強忍住的淚水險些從異色雙瞳中潰堤。

  「你,回來了──?」聲音明顯帶著鼻音,他卻拼命想掩飾。

  一抹不輸太陽燦爛的笑顏因他欲蓋彌彰而綻開,微仰起頭將紅潤雙唇貼近他乾澀龜裂的厚唇,手搭在寬闊肩膀上,一雙星眸直瞅著他不放。

  「能摸得到我,也能吻到我。」

  雙臂緊緊抱住眼前人兒,眼淚不爭氣潰堤而落,落於懷中人梳理整齊深藍絹絲中,泣不成聲,額頭貼額頭,感受到對方體溫又落下幾滴淚水。

  「你回來了。」細微哭聲中勉強組成四個字,字字抖個不停。

  「我回來了,胤魂。」

  所有聲音消逝在帶著無境思念的親吻中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【完】

 


 又是ㄧ年前的超短短篇→我只挑我喜歡的放上來v_v
 從那時候開始我就特別喜歡寫這對....XD
 不過這篇其實是當時的練筆文,因為去年八月進入考試地獄裡面,
 想寫什麼又想不出來,這篇就這樣折騰了好幾天才敷出短短一千五百多字
 前半段很明顯是在玩形容詞……(大概神經錯亂)
 正在想什麼收尾時又拐到胤魂那邊阿哈哈

 當初沒多少人曉得胤魂喊得那人是誰
 放在這就瞬間曝光了害我好傷心(被打
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九濤 的頭像
九濤

陵 淵

九濤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